放坏水果

越努力,越幸运

Dragon Fight 2 【toothcup】

驯龙高手衍生文

CP:Toothcup

阅前须知: 本文包含强制~xing 姣 部分,引起不适请自行关闭

                 CP 配对是toothless与hiccup 请不要KY引战

                 本文衍生自驯龙高手动画系列作品飞越边境season3 episode8

                 龙猎人们智商加强,保卫濒危龙族系列任务难度为噩梦模式

  Hiccup与snotlout 带着他们的龙发现了一处山洞,hiccup与无牙被龙猎人的陷阱捉住在昏迷之前救下snotlout并将救援的希望寄托在他们的伙伴身上,但如果龙猎人十分聪明而龙骑士们没有及时来救下hiccup和无牙呢?失去救援的hiccup和无牙又会被猎人们如何对待呢?



也许我们大发慈悲会把你的龙带回来,即便它可能已经输了!”

龙猎人大声的笑着,转身重重的把牢门甩上

眼泪争先恐后的积满了hiccup的眼眶,hiccup控制住自己紧紧的盯着地面不让自己真的哭出来

他能听到那群猎人在牢笼外放肆的大笑,他试着不去注意并把自己蜷缩在牢房里面,好花一些时间让自己平静下来

自己难道就要这样失去自己挚友了吗?在这里?因为这群人?

纷乱的思绪几乎占满了大脑,hiccup整个人都沉浸在忧郁之中。一旁的纳德轻手轻脚的顶了顶hiccup,纳德温柔的示好让hiccup多少缓和了一点

“乖,别担心,我没事的”

轻柔的抚摸纳德,hiccup轻声的安抚,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

脚上的伤口让他没有办法自己起身,hiccup倚靠着靠过来的纳德维持着站立的平衡

纳德也默许了hiccup的靠近,她寸步不离的陪在hiccup身边支持着他,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龙族肯定的呼噜噜声音让hiccup进一步的与纳德互动,他挠了挠纳德的下巴让纳德更放松一点

“ 晚上好!维京人!“

片刻的放松随即化为乌有,龙猎人站在斗兽场的中央,高举手臂振奋的大呼

“让我为您介绍----”

“ 主角之一的---夜煞!”

猎人拖长的声音成功的吊起来了观众的口味,在夜煞的名字想起,斗兽场的欢呼鼓掌声瞬间爆炸,直冲穹顶!“

呼啸声叫好声充斥着整个会场,hiccup来不及慢慢移过去,着急移动的他摔在地上手脚并用的爬到了牢房面对斗兽场的栅栏边上,紧紧的扒住,他最好的朋友无牙带着口罩送入了斗兽场,之前的伤让他十分的疲惫

“夜煞的对手就是这位------triple stryke! 它已经连续赢得了四场战斗,今夜!它能否获得第五场战斗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伴随着这句话,另一边牢笼的门被打开,triple stryke 慢慢探出了一只爪子,放低身体从牢笼中爬了出来

很明显它处于暴怒状态,踏出牢门的那一刻 triple stryke 就展开双翅飞扑到斗兽场穹顶的铁网上,它低掠过维京人的观众席,向这群疯子展现它暴虐的一面

维京人的欢呼与尖叫让它更加的躁动,它试图攻击观众但没有任何效果,而另一边的无牙却十分的安静,没有恐惧也没有被激怒

发现自己攻击没有效果的triple终于发现了场地里另一个同类的存在,怒火让它毫无理智的对另一个同类发起了袭击

面对triple的撕咬无牙几乎没有反击,他战术闪避了这条龙的攻击-----以远远慢于夜煞应有的速度闪避了攻击

hiccup十分清楚无牙正常一口就能喷死这个角色,可是现在无牙精疲力竭,他看得出来,无牙几乎是强迫着自己移动,更不要提攻击了

triple的攻势让无牙退到了斗兽场的边缘,一直没有命中的triple明显被激怒了,三条背后带有毒刺的尾巴分开将无牙困在了角落中

hiccup紧紧的盯着场地中发生的一切,平时人眼跟不上的龙族疾风般的攻击在他眼中仿佛慢动作回放一般

他看到triple面对着无牙挥出一条尾巴强迫他向着另一边移动,伺服在另一边的毒刺对着无牙的身体扎了进去,一发倒地

“咔哒,咔哒,咔哒····”

三条健壮的毒尾一点,一点的合上每一处关节,最强的最致命的一击将由三个尾巴合力发出

晕倒的无牙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将自己身体最脆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了出来,他面对着triple露出了自己的胸膛

“不!不要!!离开他!”

hiccup双手紧攥着牢房的栅栏,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遍一遍冲撞着栅栏,他一遍又一遍的嘶喊,

“咔哒,咔哒,咔哒”

没有人,没有龙能注意到,维京人兴奋的欢呼完全盖过了hiccup绝望的嘶喊,没有任何人会来帮助无牙,没有人会来帮助hiccup

“他们想看到的是传奇的夜煞的终结”

“咔哒”

三条尾巴合而为一


tbc

驯龙三真是让toothcup女孩一言难尽,唉

被动丢了应该怎么办?【铠约】3

被动丢了应该怎么办?【铠约】

私设如山,ooc慎入

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随便看看,自己给自己的脑洞留个记录



正午艳阳高照曝晒着长城边境,万里黄沙混合着烈风把边境土黄的帐篷吹得猎猎作响。花木兰背光飞驰,枣红色的宝马扬起沙尘,远远看来颇有破阵的气势。

 

早在几丈开外花木兰就已经望见自己小队的小院子被围了起来,内心焦急便直接上马冲锋只求能够快一些回去控制局势进一步恶化。

 

花木兰卷着黄沙带着煞气,从远处飞奔而至,快马将至战马通人性开始减速,而花木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剑气激荡在即将下落时支撑着她又一个鱼跃稳稳的落在了小园的门口。

 

这顿猛如虎的操作直直将围观的兵痞群众生生吓退了两步,担心一脸煞气的花将军下一秒就拿双剑送自己上天。花木兰稳住身形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挑事的兵痞,直接转身向着在院子门口的队员们扫去,柳眉一挑,离得最近的铠立刻心领神会,立刻向前迈出一步,笔挺的站在花木兰身边。

 

花木兰很是满意,这么久了铠总算懂得她的意思,孺子可教啊

 

“没打人吧”花木兰满意的抱胸盯着面前的铠

 

铠目光相接,这种场合一举一动都是代表自己的队友们,头可断,血可流,团战未至气势先行,目光相交电光火石之间铠瞬间将过去所学的中原文化全部融会贯通,他目光坚定,冰蓝色的眼睛中满满的坚定

 

他比了一个自己教给队友的家乡的手势

 

OK

 

“场子没丢放心吧老大”

 

觉得自己文化又进步了的铠觉得自己这波稳得不行。

 

读懂二人眼神又从头围观到尾的苏烈捂住了脸。

 

不能笑,笑了面子里子都得完。

 

得到铠坚定的眼神,花木兰满意的转过身去,只要不是自己这边动手等到真的吵到上头也是自己这边占理。慢悠悠的用眼神把面前的兵痞的十八代祖先问候了一遍。

 

花木兰一顿操作猛如虎,除了没开语音造成的交流失误,一切都稳得一比,着实给围观群众秀了一波。

 

围观群众只道是花将军心系同伴,同袍情谊感天动地令人折服,在下佩服佩服。

 

兵痞们只是觉得这花木兰手下还真是一群软蛋居然要等到一个女人来救场,内心更是对这个成分复杂的混血小队嗤之以鼻。

 

为首的兵痞,名为金雄志,单字一个伟,仗着关系兵痞们都尊称其“伟¥哥”,伟哥阴阳怪气的拉着一堆兵吵吵闹闹要给花木兰大将军请安,可他自己根本没有表示而是压着身边一个倒霉的兵痞,逼着对方弯腰眼看就要把人按得跪下给花木兰来个五体投地。

 

“够了,几位大驾光临我这小院,相比必定是有要事相商,如果只是来此嬉闹还是尽早散去,可不要扰了我这的清净!”花木兰皱眉,朗声喊道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大战刚结束因为军功来找小分队茬的兵痞一个手都数不过来,更何况这几只杂鱼

 

“哎呦兄弟们,花将军要商量要事,我这要事···?我这要事在哪里呢?”金雄志作势翻找自己的口袋还不断拍自己的头,扭动着身体把屁股冲向了花木兰他们晃来晃去仿佛一头发了瘟的猪。

 

围观的兵痞哈哈大笑,有样学样的开始也翻找自己的点子。

 

花木兰忍无可忍,拔出短剑便要甩出一道罡风

 

一旁的苏烈见状不好,立刻上前安抚并大声喊道

 

“各位无事还不速速退去,岂不是觉得我们小分队是那任人捏的软柿子不是?”

 

苏烈抄起来了攻城木锤,眼中充满了威胁

 

这些人打不得,最好还是让他们自己知难而退,小分队本身成分便不是很好,每个人的身份都是能让人拿出参一本的,最好的就是以武力威慑让他们自行散去。

 

“苏烈大将军,你们这可就过分了啊,我们是来报喜的,怎么能恐吓我们呢?”

 

“我们原道来报喜,你们却仗着武力对我们恐吓欺凌,这还没进门就被你们打出了门外,你们若是作揖道歉我们便就此作罢”

 

“不然吗,我们便只好让太守评道理!”

 

“恕我直言,各位闯入我们驻地在先,这官司你们怕是说不成的”

 

百里守约安抚好幼弟,走上前来站在花木兰身边,一挥手,从院门开始四周开始有一些橘黄色的光开始闪现。

 

“静谧之眼是长城守卫认证过的索敌道具,我在附近埋了几颗,本想能够帮忙查探鼠窝,今日却让各位先尝了个鲜”

 

说罢百里守约从院门最近的光源挖出一只闪烁着光芒的静谧之眼,轻轻触碰几下,道具就将众人从开始的对话全数播放了出来。

 

看着金雄志逐渐变白的脸色,百里守约微笑着停下手中的静谧,再一挥手光效消失,仿佛这些道具从未出现过一样。

 

“各位请滚扒”

 

旁边的铠操着新学的敬语好心的劝道

 

花木兰和苏烈同时狠狠的剜了铠一眼,示意他不要重要关口来皮

 

兵痞见气势被压纷纷低头想要散去,留下金雄志和几个跟班在围观中脸红

 

小分队众人见状便转身回去了小院,中午了,还没吃饭呢就碰上这群糟心的,赶紧回去吃饭才是真理。

 

“等等!我确有要事通报”金雄志大声喊道,他想打压花木兰他们不假,但这趟没办成事回去少不得太守叔父的一顿骂。

 

“太守大人念守城战百里守约将军守城有功,想请将军于府上一叙,并有神医为将军诊治!”金雄志一股脑的把在太守府军师让他学的话倒了出来。

 

“太守大人政务繁忙,请将军现在便和我们走罢”一旁的兵牵来一匹马

 

“我去你nainai个tui ,爷爷我今天一定要把你们头捶掉ubkaxjzjqolwughvj”

 

不,你不想,百里守约捂住弟弟的嘴把他扯了回来

 

今天的事情虽然自己这边占理,但是太守提出的邀请若是不去拂了太守面子,怕是日子不会太好过,自己虽伤及脾肺但筋骨无碍,若真有不测还是跑得掉的。

 

“好,我这就跟你们去拜见太守”



TBC


已经不能叫日常瞎写了这个是月常瞎写1/1

这一章结束就要开始算计长城小分队的大佬们了

这一段想了很久关于花姐应该怎么能够帅的可爱,结果发现又是铠实力沙雕了一波

官方更新守卫军又多了一位大帅哥,但是自己还是觉得最开始的五个人才是我心目中真正有着长城灵魂的英雄

亲人,国家,大义,每个人都看似轻松的背负重担前行

无论再出多少俊男美女萌物,

我都忘不了长城守卫军最初集齐时内心的激荡

我爱他们---他们是长城的魂,是它的脊梁

被动丢了应该怎么办?【铠约】2

被动丢了应该怎么办?【铠约】

私设如山,ooc慎入

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随便看看,自己给自己的脑洞留个记录



百里玄策自认为和同营的其他守卫军比起来自己可以算是人生赢家了

武器? 金光闪闪的飞镰每天都被他哥保养得油光锃亮

伙食? 一日三餐加夜宵每次站岗都能看见嘴唇都是油光锃亮的

生活? 军营一群大老爷们天天尘土飞脸可是偏偏最野的小子有个最细心的哥

油光锃亮的一身红毛,油光锃亮的大尾巴,

油光锃亮的百里玄策今天也是一个因为有个好哥而提前踏入人生赢家行列的小疯子

虽然最近半个月他哥卧床让他又变的不那么油光锃亮,但没关系他哥已经恢复重新加入包装弟弟油光锃亮的日常

即将重回人生赢家的百里玄策迈入院落看到他哥在摸一个油光锃亮的头

这个头亮到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野性为百里玄策拉响了警报,抢占自家哥的都是敌
人!

飞镰随心而动,几乎瞬间便已经招呼到了铠的身上,没有参杂半分队友情分,飞镰以刁钻的角度直直勾向了铠的面门

几乎同时,战士的警觉让铠飞快的将手甲挡在了面门,飞镰与魔铠大力摩擦溅出了一片火花

一招不成再试一招,借着飞镰的拉力,百里玄策将铠从树下拉出到了院落空地,铠也毫不示弱,将手里的海碗甩到泥土堆上面,无暇去拿兵器便就着全身的短刃铠甲与百里玄策缠斗起来。

短短几息之间,两人便已过了数招,不夹半分理智,仅仅带着一颗夺食的孩子心气互相缠斗,好在双方都记得队友的身份,只是互相拆招并没有拳拳到肉

简而言之,在一旁的明眼人如苏烈还有花木兰,经常看到二人争抢,这种明面上的比试在二人看来不过和院墙上抢夺谷粒的麻雀一般

看似凶狠实则只是菜鸡互啄罢了

长久以来二人的争斗反而让众人觉得如同家人中的拌嘴一般,几分孩子气更多的是亲情的感觉

最明显的就是守约,在二人最初一段时间打架时还忙不及的劝架,拉着苏烈一同劝架,并在事后给二人各自开小灶补充能量,长久以来也就放着不管了

无视二人的打闹,守约继续把手里的长条萝卜穿在麻绳上,长城已是初秋,赶在这个时节晒上菜干,赶到冬季,这种储备菜将成为全队人冬季为数不多的纤维素来源,这种生活的小窍门让长城小分队和其他守卫军比起来更加健康,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面对严冬。

“嗨哟~老妈子又在给狼崽子和怪胎喂食啊?”

流里流气的声音传进院落,守约应声看去,小小的院落门口围了十几个兵士

说是兵士不够准确,几人军装穿的歪歪扭扭的,就连守卫军的凤鸟标志都别到了屁股,脂粉酒气冲天,说是兵士更像是哪里来的纨绔

领头的兵士懒懒的倚着院落的门框,身后的其余人也都或坐或靠,将小分队的院落大门堵了一个结结实实。

“我说啊,你这小破院子这么大点,是怎么住下你们五个人的?”

无赖用眼神扫过院内,最后把眼神停在了守约身上,玩味的盯着守约露出的一段脖颈

“守约将军看起来过得不错啊,短短半个月连右胸穿透这么严重的伤都能痊愈,真是令人钦佩啊!”

“要我说啊,这流着的魔种血是真好用啊!是不是啊大伙?”

无赖回头大声喊道,身后的无赖们同时开始起哄,阴阳怪气的称赞起来

“可不是嘛! 我看二营那个被魔兽咬了一小口的二狗,进了军医处直接就被拎到了死人堆!”

“还有三营的石丹,伤口发炎了,军医看了一眼就直接告诉他同僚把他衣服烧给他下辈子穿哈哈哈哈!”

无赖们你一句我一句发出大声的笑声,吸引了很多过往的行人

行人们也渐渐围观起来好奇的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赖的行为仿佛烈火,初秋物燥,百里玄策炸弹一点就着,尤其他哥是着火点的时候

百里玄策仿佛一个爆竹,一头爆了开来,直挺挺的冲向无赖的方向

“小爷我今天就送你去死人堆和他们见面!”

百里玄策冲劲很大,怒火让他几乎运了十分的功力,战场上可退敌的蛮力马上就要教无赖们做人

冲锋过程中一个蓝色的的影子,先他一步到了门口,挡在了前面,百里玄策来不及改变方向,一头撞上铠甲眼冒金星

而被百里玄策撞上的铠并没有刹住车,反而借助惯性和百里玄策一起重重的砸在了无赖身上。

魔铠的棱角和重量加上铠和百里玄策重重的压在了无赖们身上,铠本人则是恰好夹在了百里玄策和无赖之间,为百里玄策缓冲的大部分冲击

人群被撞击弄得骚乱了起来,再度站起来的百里玄策释放着杀气,今天这堂思想品德课他教定了!

他再一次的扬起飞镰,一双熟悉的手握着了他的肩膀

“放下吧,玄策,先不要生事”

“哥!他们那么说,你让我去教训他们!”

百里玄策挣扎着要挣脱百里守约的双手,百里守约将
双手放下由握肩转为环抱,他希望借此可以使百里玄策冷静一点。

“冷静一下,玄策,哥哥懂你的意思”

守约慢慢将双臂扣得更紧,将百里玄策拥入自己的胸膛

“看见为首的那个人了吗?他是太守的侄子,不要大意行事,而且…..”

“我们不是选择退让”

“木兰姐已经回来了”

朱红的眼中那抹矫健的倩影正在快速的靠近


TBC

日常瞎写1/1

大家不要看铠表面看起来白的透明

他的壳子扒开里面都是黑的

我觉得守约一直是很淡定很能苟那种,但是苟并不是示弱,只是比较清楚厚积薄发这个道理(等我攒够六神装一枪崩你回家| ू•ૅω•́)ᵎᵎᵎ)

所以守约绝不是怂!

他只是战术性转移!

红心蓝手一切随缘吧,你们看的开心最重要嘿嘿

Dragon Fight 1 【toothcup】

Dragon Fights
驯龙高手衍生文
CP:Toothcup
阅前须知: 本文包含强制~xing 姣 部分,引起不适请自行关闭
                 CP 配对是toothless与hiccup 请不要KY引战
                 本文衍生自驯龙高手动画系列作品飞越边境season3 episode8
                 龙猎人们智商加强,保卫濒危龙族系列任务难度为噩梦模式
  Hiccup与snotlout 带着他们的龙发现了一处山洞,hiccup与无牙被龙猎人的陷阱捉住在昏迷之前救下snotlout并将救援的希望寄托在他们的伙伴身上,但如果龙猎人十分聪明而龙骑士们没有及时来救下hiccup和无牙呢?失去救援的hiccup和无牙又会被猎人们如何对待呢?

Chapter 1  第十五天

Hiccup在石墙上刻下了第三道刻痕,这种刻痕是他用来记录日期的一种方式,自从hiccup意识到他的伙伴不能立刻来救他后他就一直保持这种方式来确定时间。

Hiccup本来觉得他的同伴可能在他和无牙被抓来的那天就能找到他们,毕竟他们被困前就立刻遣返snotlout并让他尽快带援军来解救他们,更不用说他们的伙伴Heather对于龙猎人内部的活动了如指掌。

迟到的救援让hiccup十分的焦虑不安,他将来到这后的那一个星期的精力全部用来骚扰监狱看守和制定详细的出逃计划,一个压根没力气去执行的鬼计划。
每天猎人们只会隔几天给他和这些龙们一桶鱼以及一桶淡水,龙没有储存食物和淡水的习惯,hiccup也因此没有办法及时的找到安全地方储存这些补给来为他自己和无牙脱逃做准备。

而无牙则被这些龙猎人们扔到了斗兽场,猎人们让它进行更多战斗好为他们赚钱。
其他龙的出现极大地刺激了无牙的自我保护本能,即使那些龙已经被锁了起来无牙依旧处于过度保护欲激发高度紧张当中。

实际上统一监牢的龙们并不会袭击hiccup和无牙,自打他们俩被扔进监牢龙他们就老老实实的待在他们自己的小角落里面,不想惹新来的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对hiccup,这个唯一的人类的敬意。这个人类帮助他们抚平伤痛,他所展现的魅力值得龙的尊敬与信任。

Hiccup十分怨恨自己的无力,对于龙猎人施加给无牙的一场场战斗,他只能在一旁看着,在牢里等着,等着这群人把他的龙伤痕累累带着口枷扔回他的面前。这种口枷十分的干燥而且及其粗糙,由于口枷的禁锢无牙被口枷压住的伤口已经发炎了,狰狞可怕的伤口深深地割伤这hiccup的心。但无牙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他的这些伤口,他更加关注的是他的骑手,他的人类。龙骑士在他的腿上锁上了沉重的镣铐,虽然锁在了靴子上,但锁得很紧的脚镣仍然会对脚的皮肤造成很大的摩擦。

幸亏hiccup不经常走动,无牙想

‘真是太好了,他没有受到像我一样严重的伤害

龙猎人们并没有让无牙每天都战斗,尽管如此无牙也是这个监牢里面最常被扔去战斗的龙。猎人们残忍的对待这里的每一条龙,这些龙全都营养失调而且有着伤口,很多已经展现出来了被长时间监禁导致的焦虑症。

Hiccup试图不让自己回想起来这些事情,他被关进来的第九天晚上那只一起的葛伦科再也没有回来,第十二天那只耐得的眼睛上面多了一道伤,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痊愈了,但他敢确定奈德已经失去了那半边的视力,万幸的是这个小家伙只是失明而没有死于伤口感染。而他的无牙从来没有什么太深的伤口,只有之前的几场战斗让他流了不少血。

在这段时间里面,无牙没有杀死任何一条龙,无牙每次战斗都只是让他的对手投降或者被打到一边失去战斗能力。但花钱来看竞技的彪悍维京人对这种点到即止的比试根本不买账。

很显然观众更希望这只传奇般的夜煞能够用死亡来结束他的战斗,而不是像这样和平的友好的打昏对手。这些观众想要见识可以配得上传奇之名的残忍龙斗。为了达到观众的要求,这些人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激怒无牙,好让他把这份怒气撒到他的对手身上让对手置于死地。

无牙会不会对其他的龙生气我不确定,但我肯定他一定想咬死你们这群人渣

Hiccup默默的想着,他的龙可比这群智障想的聪明

龙是一种十分野蛮而且残忍的生物,他们的死斗自然也残忍血腥到让人反胃,hiccup不能想象有人愿意看这种战斗,甚至还有维京人把他们的孩子们也带来看这种战斗。

太阳再次缓缓上升开始了新的一天,监牢里面的龙开始变得焦躁,除了无牙,这些龙们在监牢里面不停地走来走去并且不时的向门口张望。
无牙安静的把他的头放在hiccup的膝上,闭着眼睛休息只是偶尔动一动耳朵,hiccup温柔的为他的龙瘙痒同时他也小心的避开了上面所有的伤口。

有人来了

看来今天又会有一场龙斗但是他不能确定今天哪只龙会出战,无牙抬起了头凝视着牢门,低声发出了咆哮
龙猎人进来的瞬间,所有的龙煽动着他们的翅膀凶狠的呲牙试图吓退猎人。

领头的猎人脸上挂着十分狰狞丑恶的笑容,他身后的跟班手里拿着一把斧子大声的咆哮

干什么!造反吗你们!

你们要做什么?

Hiccup狠狠啐了一口,那边的猎人正笑嘻嘻地盯着他,带着一脸蠢到不行的恶心笑容

无牙站起来隔在了hiccup和猎人之间,他身后的hiccup站立时不断在双脚之间转换重心

果然还是受伤了吗

无牙护着hiccup默默地想着

安静!你们这群畜生!今晚这里该轮到夜煞出场!

猎人狞笑着宣布他的决定一边去拽无牙的口枷,试图把无牙拉出监牢
无牙试图用他的脚蹬地来阻止这一切,但他头上的口枷在他挣扎的时候更深的切开了他身上的伤口

住手!!你这样弄伤他了!!

Hiccup大声的叫喊着,他扑向了猎人用全部力气推搡着他们并将他们绊倒

无牙在一边发出咆哮,他努力的想回去保护hiccup但是一旁的猎人一起把他拉了出去让他没有办法帮上忙
Hiccup尝试去弄倒下一个猎人,他努力的向前冲了过去

一只手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脸上,十足的力道将hiccup打倒在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hiccup短暂的失神,猎人上前一把抓住hiccup的领子把他整个人从地上拽了起来,让hiccup和自己近距离的脸对脸

hiccup 被龙猎人打的有点失神,震荡让他没有办法看清面前的猎人,他只能感觉到面前猎人的呼吸和身上的气味

“真心希望你已经和你的亲亲宠物说过永别了”猎人说道

“毕竟它今晚就要去死了”

逐渐恢复的视力让hiccup清楚的看见了猎人狞笑的脸
话说完,龙猎人又来补上一脚把hiccup重重的摔打在地上

突然的冲击席卷着剧烈的疼痛,但是hiccup已经没有办法爬起来或者最简单的呻吟
多日的疲劳和打击已经让他没有力气进行反抗

他只能看着这一切不受控制的发生

“说不定我们会把你的宠物带回来”

“即便它输了”

TBC

原文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只是个人觉得这样会更虐一点就在这里停下了

前两天在电影院看到驯龙三的海报,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翻译的库存没有发

不知道背景的小伙伴指路飞越边境系列

相信我看完你绝对会大喊一声toothcup is rio !

还在要授权,如果作者大大最终没给的话就删

小红心小蓝手完全随缘,看的开心最重要
爱你们

【铠约】被动丢了怎么办 1

被动丢了应该怎么办?【铠约】

私设如山,ooc慎入

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随便看看,自己给自己的脑洞留个记录






不能隐身不是什么要命的事

铠把脸埋在海碗里闷闷的冒出来了这一句

“守约你是狙击手,相信我你无论隐不隐身他们都一样找不到你的”

铠放下手里装饭的海碗,拿起一旁的汤锅,汤锅放了一段时间外沿已经失去了热度
对着汤锅敦敦敦的干了半锅,铠舔了舔自己喝完肉汤有点油的嘴唇

“可是我如果不进入隐身跑的会很慢的,万一被敌人发现会成为大家的累赘的”

“你距离敌人那么远他们看不见你的”

“毕竟只有聪明人才能看见你的瞄准线”

拿剩下的半盆汤拌进米饭,铠又一次埋进了碗里,似乎是有点撑了,他拉了一个院子里面的小马扎一屁股坐在了在院子中间大树下面晒干菜的百里守约旁边。
百里守约披着一件斗篷,他没有披平时带有守卫军徽章的风衣,原因无他, 自打半个月前亚种进犯,被魔兽偷袭他已经养了半个月伤了。直到前两天还在军医处躺尸,身体也没有好利索,如果可以军医是建议他再躺两天的。

可是情况不允许

因为花木兰已经掌勺半个月了

如果自己再躺下去可能不久就要称呼自己的队友为病友了

其实他有劝过队友们实话跟木兰姐说放弃做饭去吃军营的大灶,味道不会很好但是很安全。

队友们觉得很有道理派出了最会抓住重点的铠去和花木兰交涉

第二天铠如愿以偿的摆脱了花木兰的饭并成功以伤员身份进入军医处蹭饭

天知道自己第一次脱离昏迷看见躺了一屋子食物中毒队友有多惊悚

百里守约甩了甩头似乎想要把这段记忆甩出去

“我觉得吧,你的被动其实没有会更好也说不定”

守约猛低头对上了铠的眼睛,双方好似心灵感应一般视线相接
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认真,瞳孔中映出了百里守约纤长的身影

“我不想看不见你的身影,因为它带给我力量”

有一些话吧,可能不是因为正中人心而被称为情话
而仅仅因为它骚
更高级的是
说这句话的人还不觉得骚

一旁来吃饭的苏烈大叔如此有哲理的想到

正直的说出这句话的铠抱着他的大海碗盯着守约,守约稍微脸红了一下很快过滤重新编排了这句话。
自己对于铠就是饭,只有吃饭才有力气
想看见自己
想看见饭
逻辑完美思路通顺,完全OK

思路打通的守约对着抬头巴巴望着自己的铠,敲碗等饭的身影和百里玄策的身影似乎有点重合,一米八几的大汉缩在小马扎上双腿并拢抱着饭碗意外的触及了自己的萌点
守约不受控制的摸了摸铠的头,似乎已经模糊了铠和自己的弟弟

“乖哦,明天再给你做好吃的”
带着慈爱的微笑

TBC

发文的账号登了两天都登不上,老福特真是棒棒哒

这个文已经在电脑里面存了很久了尝试了好几种风格都觉得怪怪的

每次回顾一次以前的写的文都羞愧到想把脸埋进裤裆

红心蓝手不强求大家自己看看玩就好

爱你们

复健第一天~从普通的小曲子开始٩( 'ω' )و

来自韩国钢琴家李闰珉的 river flows in you  听起来入流水一般所以节奏比较随心_(:з」∠)_

复健打卡第一天